蓝羽七

专攻小短文

风雪

风雪#817贺文#
*大概有bug
*ooc注意
*文笔渣就是想写
*过年了应该常回家看看
*没有逻辑慎入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老和尚!”张小邪长叹一声,小小的手掐上吴邪的脸使劲揉搓着,“爹爹,我不想听你念经,我想听故事。”
“我不会讲儿童文学……”吴邪颇为无奈,任小孩子的手在他脸上横行霸道,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小小的脑袋,“我知道的故事,你现在还不适合听。”
  “太爷爷的故事?”
“嗯……嗯?”吴邪听出不对来,张小邪知道说漏嘴了,连忙从座位上跳下去要逃,却被吴邪眼疾手快的揪住领子提溜回来,“张小邪,你偷看我手机相册,胆肥了啊!”
“我不是故意的。”张小邪拼命挣扎,奈何敌人过于强大。 左顾右盼了一阵,张小邪看见张起灵正在往回走,顿时充满希望,大声呼救:“爸爸!救我!”
   张起灵闻声望向吴邪,吴邪看着他威胁到:“我知道你铁定帮他了,毕竟有些东西他不知道,你要敢帮他就去睡地板。”
   张起灵默默地坐下,45°望天。
   张小邪知道这下是彻底没救了,便眨巴着眼睛望着吴邪,发射必杀技卖萌光线。
“卖萌不行……好吧”吴邪叹了一声,败下阵来,将小孩扔到自己怀里,想了想,慢慢讲述道:“一时间车厢里安静的掉根针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么久了时间也不太记得,笔记本也没拿。就讲讲挨的近的,我还记得的吧。”

   “咯吱——咯吱——”
  有人踏着冰雪来了,推开吱呀作响的木头门,哈着白气拍去肩头的雪,屋里烧着木炭,与外面相比,根本不想再踏出去一步。
  “呼”弄干净身上的雪后,来客便靠着热源坐下,闭上眼睛,脸上露出长途跋涉的疲态。
  “就快了。”属于青年温润的声音在空空的房间里响起,只是多了一份倦意在里面,听着没有青年人的活力。
  房间内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只剩下青年人轻浅的呼吸,一下一下很有规律,但还是睡着了,带着屋外的风雪入梦。过了十几分钟,年轻人醒了,眼神清明的好像不曾有过疲倦。
“不能睡了,该走了。”青年人拢了拢衣领,检查了一下装备,毫不犹疑的踏入风雪之中。屋外早就有人等着了,那人看了青年一眼,“好了?”
  “嗯,走了。”青年点点头,点了根烟。白烟融进风中,呛的青年咳嗽不止,那人夺过他手中的烟扔到雪中,青年眯眯眼,笑了笑,什么也没说。身影慢慢消失在风雪中。像是接受了命运,也像是沉默的抗争。
  “后来我脖子上就多了一道。”吴邪咧嘴笑到,手指摩挲着脖子上已经浅了很多的痕迹。
  张小邪盯着吴邪的脖子很久没说话,安静如鸡。吴邪又笑:“怎么?被吓到了?都说你别听了。”
   谁知张小邪突然扑过来抱住吴邪的脖子,小声问道:“爸爸,你还疼吗?”
  吴邪抬起头,对上了一双古井无波的眸子,那双眸子倒映着他的影子,成了这一潭静水中唯一的涟漪。
“不疼了,这都多少年了。”吴邪笑着看向窗外,晨光照射下的景物异常的温柔。
    “话说,爹爹我们去哪啊?”
   “回老家,带你爬山,不能喊累啊!”
    “?!为什么不能喊累!爹爹你坏!”
   吴邪笑笑,装作没听见张小邪的抱怨。

没去成长白山想哭,于是放了一天的盗笔同人歌。
现在还想问问吴邪他的伤还疼么?还想问问小哥你找到与世界的联系了么?胖爷他想不想天边的云彩?……
但是——过年嘛,就该快快乐乐开开心心,还要多回家看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