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羽七☆彡▽`)ノ

专攻小短文

过往不及回首殇

首发贴吧。

第一章 相遇
张起灵坐在桌前,翻看着一本旧的日记,纸张因为年头久远的缘故微微泛黄,尽管张起灵翻得很小心,但发脆的纸边一不小心就会被碰掉一块。张起灵微微叹气,合上日记本,起身出去了。日记本中滑出一张旧照片,上面的大男孩的笑如同冬日的暖阳,直达人的心底。照片背面写着两个字:吴邪。
————
张起灵和吴邪第一次相遇是在张起灵的一次除妖行动中。本来被张起灵困住的妖精因为吴邪的不小心闯入逃跑了。所以吴邪为了赔罪连续请了张起灵一个月的午饭。俩人因此相识。之后吴邪知道张起灵是个除妖师时,再看见张起灵摆那些奇怪的阵法时躲得远远的,生怕打扰了张起灵后再请他一个月的午饭。
张起灵是个除妖师,但在二十一世纪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些,所以为了不让自己太难过,张起灵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饮品店。至于生意嘛……以张老板出众的外貌和冷的像冰的气质是不愁生意的。
当吴邪得知张起灵有一家饮品店后,几乎天天光顾,时不时的装作忘带钱赊下账什么的,张起灵倒也不恼,默默记下吴邪赊下的每一笔账,等着日后他慢慢还钱。
当时的吴邪还是一名大学生,那样阳光的年纪,对张起灵所处的那个黑暗的世界完全不了解,而张起灵也并不想将吴邪牵扯进他的那个黑暗的世界,那个世界不是谁都知道的。

张起灵与吴邪的谈话事实上只是吴邪说张起灵在听,以张起灵的性子能在你说话时给你嗯个字就算给你面子了。所以吴邪在他这算有面子的顾客,但到吴邪好奇的问起他的除妖师职业时,张起灵连个字都不给了,在吴邪坚持努力下,张起灵终于给了回应:“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事。”气的吴邪吐血,之后回想起来,吴邪吃惊的发现,如果算上标点,这只闷油瓶子居然对他说了一行十个字的句子。
张起灵极力避免吴邪窥探自己的世界,然而这个世上的事并不是由人来掌控的。在张起灵负责的领域内,出现了妖怪伤人的事件,被伤的人,就是吴邪。现在人正在医院躺着。
张起灵听了后扔下店里的顾客立马赶去了医院,等他赶到时,吴邪才悠悠转醒。看到他时,扯动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小哥你怎么来了?”吴邪动动身,想要爬起来却被张起灵摁住,“你受伤了。”
“没事了,我这不醒了么,”吴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结果因为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呲牙咧嘴,“谢谢你担心我。”
“……”张起灵转身向门口走去,吴邪见他杀气腾腾的走出去时感到大事不妙,连忙叫住他:“小哥你干嘛去。”
“找那只妖。”
吴邪好像懂了些什么,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诶呦我去,原来你这只闷油瓶是去给我报仇啊。”
张起灵停下脚步:“你说谁?”
吴邪捂住嘴,雾草说顺口了。

第二章 桂花树妖
吴邪伤好的很快,这让张起灵很是疑惑,在他的记忆中,普通人受伤好的很慢,吴邪身上那些较深得伤口,放的别人身上至少得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好。
“天生的,也不算是坏事对吧。”吴邪套好衣服办好出院手续,笑眯眯的拉着张起灵去了菜市场。
很明显张起灵很不适应这里,只是默默的跟在吴邪后面看着他挑菜买鱼,然后和卖菜大妈讲价。最后两人满载而归。
“话说我觉得今天的菜便宜好多。”吴邪自言自语道。
他完全不知道,其实菜这么便宜完全要归功于后面这只无意识放电的瓶子。 所以从某些方面来讲,张起灵比吴邪会过日子。
“小哥,为了庆祝我出院,咱们到我家吃吧,”吴邪笑着拍拍张起灵的肩说,张起灵点点头。接过吴邪手中的菜和鱼。吴邪看着张起灵拎着两大袋菜走的依然平稳,深觉自己该锻炼了,因为自己拎着菜走了一会就累的不行了。
“吴邪。”张起灵出声叫住走神的吴邪,吴邪立马立正站好,“是!小哥怎么了?”
“你遇到的那个妖,你还记得它长什么样么?”
“不记得了,他动作太快,我没看清它的长相。”吴邪摇头,忽然又想起什么,有些犹豫的说,“不过我好像闻到一种香味。好像是……桂花香。”
张起灵皱起眉头。
他可不记得自己负责的领域里有桂花树。

夜深人静的晚上可是干坏事的好时候,不是有一句话说月黑风高夜什么来着……
现在的吴邪就是怀着一种干坏事的心情跟着张起灵大半夜的瞎逛。吴邪是这么想的,但来干正事的张师傅不是这么想的,他是来找那个从来不存在的桂花树的。
他实在想不通吴邪为什么一定要用保证他的安全这个理由跟过来,他自觉很安全,而且该被保护的是他吧?
其实吴邪只是好奇想见见妖怪长啥样,顺便找那只伤了自己的说不定是只桂花妖的妖怪谈谈理想谈谈人生的。当时那么多人为啥只追着自己不放?
两人漫无目的的走了许久,当吴邪终于放弃和妖谈理想谈人生时,一丝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桂花香飘进吴邪的鼻子里。
好香! 吴邪调转步子走向一条小巷子里。
等张起灵发现人不在了时,吴邪已经走到巷子的尽头,在他眼前展现的是一颗开满花的高大的桂花树。
吴邪吃惊的看着这颗不合时宜的桂花树,绕着树观赏了好几圈,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桂花树的树枝在伸向他的同时,也封锁了他的退路。等吴邪终于发现不对时,已经逃不出去了。
————
张起灵站在吴邪消失的地方已经有十多分钟了,伸手触及的地方有一道强大的结界,很不好打开。眼下的情况明显不允许他再慢慢思索解决的办法。
看样子只能用最暴力的办法了,张起灵抬手,在空中一划再虚握一下,一把通体黝黑的刀便出现在手里,对着结界毫不犹豫的砍下去,结界如同玻璃一般瞬间破碎。一条小巷子出现在面前。
张起灵握紧手中的刀,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吴邪虚弱的倒在地上,面色惨白。自从这桂花妖把自己困住后,自己的力气源源不断的被抽走,刚开始还能坚持一会,,现在已经连动手的力气都快没了。
吴邪虚弱的闭上眼,心想小爷都快死这了为什么那个瓶子还不来。
不过他好像没有理由一定要来救自己吧?最好别来,这儿危险。
陷入黑暗的前一秒,吴邪好像看见张起灵握着一把刀,披荆斩棘的来到自己眼前。吴邪想这一定是幻觉,到仍旧安心的闭上眼。
不管是不是幻觉,至少张起灵能让他感到安心。
张起灵一手提着刀,一手将吴邪扶起,有些恼怒的等着眼前这颗树,“你还想在本体里藏多久?”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穿着黄色古装的小女孩从树枝上跳下,笑嘻嘻的站在张起灵的面前。
“除妖师,”小女孩上下打量着他,“你为什么要插手我们妖之间的事?”

第三章 神狐血脉
见张起灵不回话,小女孩收起笑脸,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除妖师,我们不是和你们公会说好,互不干涉对方的事,你这是要破坏规矩?”
“他不是妖。”张起灵扶着吴邪坐下,挥刀直指小女孩的心脏,小女孩慌乱的侧身,险险躲过。抓着一绺被削掉的头发,女孩恼怒的瞪着他:“你没疯吧你,身为除妖师你居然帮助一个妖!”
张起灵挥刀砍断四周攻击他的树枝,面无表情的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他不是妖。”女孩心疼的摸摸被砍断的树枝,气呼呼的冲他大吼:“你感觉不出来,但我知道,那边那个家伙有神狐血脉,他是只九尾狐妖!”
张起灵愣住了,刚抬起的手停在半空,怎么可能!自己与吴邪认识这么久都不曾发现异常,她怎么可能知道?
“妖与妖之间奇特的联系,” 女孩适时的解释了他的疑惑,“我在看他第一眼时就知道了。不过你不知道也正常,他在自己身上施加了一道封印,就是为了不被发现。他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可惜封印松了,不然就算有妖之间那种特殊的联系我也发现不了他。”
张起灵回头,沉默的看着吴邪,女孩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放弃行动,便勾了勾手指,指挥着树枝将吴邪卷过来:“现在你可以走了吧?只要我不伤人,就不能干涉我的事,你可别破了规距。”
张起灵突然举刀斩断了绑着吴邪的树枝,刀上附着的火光使得被砍断的树枝瞬间枯萎,枯萎的趋势还在不断蔓延,女孩惊慌的施法,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阻止枯萎的蔓延。
“你想干什么!”女孩厉声怒斥,原本匍匐在地上的树枝直立起来,如同蛇一样扭动着,随时准备着撕碎弱小的猎物。
“我不信你。”张起灵摇摇头说道,“关于你说的那些,在我查明之前,我是不会相信的。”
女孩气得火冒三丈,一挥手,直立的树枝如离弦之箭般冲向张起灵,张起灵在树枝刺向他的瞬间跳起来,在树枝向上追来的时候驱动刀上附着的火焰,刀上的火焰暴涨,刹那间将树枝烧的灰飞烟灭。
“你不要欺人太甚!”女孩暴怒,施法驱动更多的树枝,疯了一般向张起灵冲过去。张起灵将刀横在身前,火焰形成一道屏障,那些撞上去的树枝纷纷化作齑粉,消散在空中。
女孩无法抓住漏洞,便将主意打在吴邪身上,她用一部分树枝牵制住张起灵,分出另一部分将吴邪捆了过来,并将一圈边缘非常锋利的树叶缠在吴邪的脖子上,做完这些后“喂,你快住手!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不会手抖。”
张起灵砍断挡在眼前的树枝,看见女孩身后处于危险中的吴邪,“你威胁我?”声音夹杂着一丝怒气。
女孩得意的一笑,说:“兵不厌诈。方法有用就行。怎么样,你要不要停手?”
张起灵只好收起刀,看着她:“你想怎么样。”
女孩笑的一派天真,挥手将张起灵也捆了个结实。
“我很贪心,但我有分寸,”女孩舔舔嘴角,说到,“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不可能打败你,我很想知道,他对你很重要吗?”
张起灵对这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唯一的朋友难道不重要么?
“算了,这不重要。反正你们都要死了。”女孩笑着在他心脏处比划了几下,“听说除妖师的心是上好的补品,我一直挺想试试的。”说着,从衣袖中掏出一把匕首来,对着张起灵的心口缓缓捅下去。张起灵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但紧握的双手泄露了他竭力忍受这种非人般疼痛的事实。

吴邪虚弱的睁开眼,看见的便是那样一副血腥的画面:张起灵心脏的位置上插着一把匕首,鲜红的血液顺着银白的刀刃流下,刺痛了他的双眼。而张起灵垂着头,如同死去。
吴邪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张起灵的死亡是他现在唯一的认知。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为什么会这样……
你为什么会来……
内心深处,悲哀和仇恨如同火焰般蔓延。
捆着吴邪的树枝突然燃起火焰,树枝烧成一段一段的掉在地上,女孩听到声音,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看时,见到一幅令她永生难忘的画面:
吴邪那双灵动的猫瞳,现在变成了血红的妖瞳,原本清秀的容貌也因那双妖瞳而显得妖孽,头上冒出一双雪白的狐耳,身披白衣,领子上的一圈白毛衬的肌肤似雪,九条白色的狐尾如同莲花般在他身后绽开,在月亮柔和的光芒下,美得如同谪仙下凡。人美如画,见一次便再难忘记。
吴邪抬起手,修长的手指着女孩,声音恍若隔世般缥缈动听,却冷的像冬天的冰:“区区一只桂花小妖,竟敢在我面前造次?!”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