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羽七

专攻小短文

过往不及回首殇

首发贴吧

第四章 九尾狐
那只桂花妖敢打保证,这绝对是她妖生见过的最美的妖,狐妖吴邪看看成痴呆状的树妖,眼底闪过一丝不耐,聚起一团火扔向树妖的本体,那棵非常漂亮的树在顷刻间被烧的面目全非,树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本体被重创,她这个精魂也活不了多久了。
吴邪嗤笑一声,满脸的轻蔑,看都不看的径直走过树妖的身边,走到张起灵的面前。
张起灵并没有死,仅仅是陷入休克,那把匕首还插在他的心口,刀上的凹槽使得伤口血流不止,微弱的呼吸等同无声的死亡倒计时,很可能在下一秒就会死亡。
“好久不见。”吴邪轻抚上张起灵的脸,温柔如同恋人间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那个人昏迷不醒,感受不到他指尖的温热。
吴邪伸手,缓缓握住刀柄,一发力拔了出来,同时另一只手结印,原本血流不止的伤口瞬间愈合,连伤疤都没有留下。

吴邪睁开眼是,发现自己的四周全是白色,纯白的色彩让吴邪无所适从,若是四周全是黑色,他还能找找有没有光亮,但是四周全是白色,让他感到深深地无助和迷茫。
吴邪不是一个待在一个地方等到死的性格,所以即使再无助再迷茫,吴邪强大的好奇心还是促使他再这一片白色的空间里四处找与这个世界不一样的存在。
漫无目的的走了半天仍旧没什么发现,吴邪有些气馁,干脆坐地上生闷气,他有些想小哥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就在他为这些事心烦的时候,眼前的白色终于有了些变化,先是有一朵扶桑花绽放,接下来,扶桑花如同疯了一般蔓延,在短短几分钟内长成一片了花海。
吴邪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花海,花海的中心站着一个人,举着一把红伞,一身白衣胜雪,长相妖孽,眉眼间和他又有几分神似。白发狐耳,九条雪白的狐尾如同莲花般在他身后绽放,轻柔的摆动着。
吴邪魔怔般的伸出手,那个人也同样伸出手,两个人相隔甚远,却有没有距离一样。
“你是谁?”吴邪问。
“我是你。”那个人回到。
吴邪瞪大了眼。还未等他作出下一步反应,一股强大的拉力将他拽住往后拖,吴邪大叫着挣扎,接下来又是如同溺水般难受。吴邪挣扎的更厉害,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紧接着就是冗长的黑暗。
“啊!”吴邪大叫着睁开眼,从床上猛的坐起
发现自己是在家中,摸摸头上全是冷汗,吴邪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原来是梦啊。”吴邪松口气,擦掉头上的汗,准备好好休息一下。刚躺下就发现了不对劲——他的身旁放着一把红伞和一朵扶桑,虽然漂亮却令人莫名的心慌。吴邪感觉一股寒意顺着脊梁骨渐渐往上爬。
这不是梦!
————————
张起灵睁开眼,漠然的看着天花板。
对于昨天的事,他只记得自己如何被那树妖威胁然后被重创,却不记得是谁送他回来给他疗伤的。只记得一阵清浅的花香在鼻尖萦绕。半梦半醒间感觉有水一样的东西落在自己脸上。
那香味他好像很熟悉,却又很陌生。那水一样的东西引得他想落泪。
张起灵皱眉,他不喜欢超出自己控制范围的东西。
有哪些事是他不知道的,他必须好好查一查了。
张起灵拿起冷落很久的手机,拨通手机上唯一的一个号码。

第五章 “盲眼”除妖师
张起灵拨出电话上唯一的一个号码,电话响了三声后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哟~这不是哑巴嘛,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张起灵:“……”
“欸,不开玩笑了,找我有什么事?”
张起灵想了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你来一趟M市。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难得啊!你居然需要帮忙!”那人刚调侃了两句,张起灵就把电话挂了。他不想听一个语调有点小贱的人说废话,他来就来,不来也得来。敢不来就报告上级扣他工资。

吴邪坐的笔直,好像一个要去面试的新人紧张到不行的状态,可其实他对面坐着的的不是面试官,而是一把红伞,那朵扶桑花挂在伞柄上,吴邪也是反复看了好久才确定这是一块玉,只是这颜色红的实在是不讨喜。
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从梦里变到现实里的诡异物品,又不敢把它丢弃,怕惹上祸端。
思来想去的,吴邪决定把伞送到张起灵那里,对于这种诡异的东西,明显是张起灵要比他更专业更可靠。下了决定后,吴邪小心的将伞包好,穿好鞋快速出了家门去了张起灵的饮品店。
下了公交车,吴邪拿出达标时拼百米的速度冲进饮品店,挥舞着手里的伞一脸焦急的说:“小哥我家闹鬼了!”张起灵看着吴邪神经病一样的动作,淡定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吴邪看着张起灵淡定样更加不淡定了,遭遇同样的事情,和着只有自己有后遗症,先是做奇怪的梦,然后就发现这个奇怪的伞,自己都有点神经衰弱了;反观张起灵那边,该咋样还咋样,亏他还担心他有没有受伤,看他这副悠闲地样就知道白担心了。
人有本事没招啊,和妖魔鬼怪碰上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呐~
张起灵翻来覆去的看着吴邪拿来的红伞,红伞溢出的力量惊人,是个好东西,但吴邪是从哪来的呢?
“吴邪。”
“干嘛?”正生闷气的吴邪语气不好的回道。张起灵忽略掉吴邪语气中的愤怒,指指桌上的红伞,问:“这伞是从哪来的?”
“不知道,睡了一觉后就有了。”吴邪不想理他,语气非常的不好。
“……”张起灵有些无奈,自己好像没做什么让他生气的事吧?
“你还记得昨天的事么?”张起灵拿起一个杯子,倒上一杯热水递给吴邪,吴邪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回到:“昏迷前得事记得,我醒来以后发现躺在家里的床上,说到这我倒是挺感谢你送我回家的。”张起灵听到这话手抖了一下,很快就稳住了:“不是我送的你。”
吴邪非常疑惑:“不是你是谁?”
张起灵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谁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时,店门忽的被推开,一个身着黑衣带着墨镜的年轻男子走进来,嘴里叼着根烟,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痞劲,走到大街上都很容易被误会成通缉犯。吴邪皱着眉挥散烟味,然而尼古丁的香味顽固的侵占着他的嗅觉。
这人一开口吴邪就有种想揍他的冲动,“呦~这是你媳妇儿啊哑巴~”更可气的是,这家伙看到他后就像观赏雕塑一样绕着他转了一圈,啧啧啧个不停:“不错嘛,哑巴我以为你准备孤老终生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陪了。”吴邪脸刷的一下就红了,随手捞了一个物件看都不看就扔了过去:“别瞎说!”
“害羞了,”那人动作潇洒的接住吴邪扔过来的东西,转头对张起灵说:“哑巴,你媳妇儿挺可爱~”
张起灵看都不看,拿起桌上的杯子砸过去,吴邪自动站到一旁,看着那个杯子以优美的弧度准确的降落在那人头上。
吴邪:“……”
墨镜兄 :“……”
这么护着肯定有问题!
“行了,不闹了”,墨镜揉揉被杯子亲密接触的头部,扶一下墨镜,一本正经的介绍自己:“具体的名字我已经忘了,别人叫我黑眼镜,你可以叫我黑瞎子。我和哑巴一样,是个除妖师。”
吴邪大惊:“你真是个瞎子啊,小哥我们要爱护残疾人,快给人道歉!”
黑眼镜:“……”
张起灵:“。”
黑瞎子指着自己的眼睛说:“我看得见。”
“那你干嘛戴着墨镜?装酷?”
“我有眼疾,戴比不戴看的清楚。”
吴邪看看黑瞎子,非常不相信的问:“真假?”黑瞎子受到质疑却不急着辩解,将问题抛给默不作声的张起灵:“不信你可以问问哑巴。”吴邪看向张起灵,张起灵点头表示他说的都是真的。
“这下信了?”黑瞎子耸耸肩,接过张起灵递过来的伞,仔细查看后,难得严肃的问:“这伞从哪来的?”
“我睡了一觉后就出现了。”吴邪回道。
接上
“我睡了一觉后就出现了。”吴邪回道。
“那你可真是个宝,”伞在黑瞎子的手里转了一圈,然后撑开,伞里面绘着凤凰展翅欲飞的画,非常的有气势,“这伞是凤凰送给一个快修成仙的九尾狐妖的礼物。”

第六章 莫怪繁花不解语
晚上夜深人静时,是许多你不知道其存在的事物的时间,这些事物的威险性可能会在瞬间要了你的命。
不过总有人沉迷于夜晚的魅力,夜晚的神秘面纱下掩盖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飒——”
一个男子站在高楼的顶端,消瘦的身形在月光照耀下显得遗世独立,精致的五官如同顶尖雕刻师小心打造的完美作品,多一厘少一毫都会破坏那份惊艳的美;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握着一根长棍,棍上雕刻着精美的凤纹。
男子的眼睛非常好看,眼波不经意的流转便勾人的很,只是那眼里的冷漠宛如冬天最寒最利的冰,令人望而生畏。
他脚下的黑暗里充斥着血腥味,黑暗中一双嗜血的眼睛正在寻找弱小的猎物,那眼睛的主人脚下,血液几乎汇成河流。
男子漠然的看着那只狼妖丝毫不怜香惜玉的撕碎一个柔弱的女人然后吃掉。
他在等一个机会,只要能杀掉这个妖,死些人无所谓,为了某些事的达成,总要付出些代价。
现在代价付到了,该轮到他来收结果了。
那只妖从黑暗里走出,双手沾满鲜血,嘴角挂着一丝饱餐后满足的笑,全然不知这是最后的晚餐。
男子从高楼顶上一跃而下,身后忽然出现的翅膀带着他稳稳的飞在空中,男子在空中盘旋几圈后,选好攻击角度后毫不犹豫的出击。一棍子打在狼妖的脖子上,狼妖被打的半天缓不过神来。男子没给他喘息的机会,棍子上附着火焰,直捣狼妖的心脏。
狼妖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火焰烧成了灰。男子收起棍子,脚尖点地,原先如同地狱般的如同过眼云烟般瞬间消失。男子这才放松下来,一个转身后消失不见。
☻…☺…☻…☺…☻…☺…☻…☺…
吴邪起床后按照以往的习惯打开电视,电视刚好播放新闻,吴邪身为二十一世纪优秀的大学生,自然对新闻不感兴趣,随手播转了台,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今天的新闻头条。
刚刚折腾好早餐,吴邪的放在桌上手机就响了,吴邪不满的哼唧两声,拿起电话捷通:“喂,谁啊?”
忘了说,吴邪的起床气很大,他起床后的一个小时内,千万不要接近他。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吴邪。”吴邪一听这声音立马不困了,起床气也没了,整个人倍儿精神:“小哥,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这两天出门小心。”
“哦好。”
放下电话后,吴邪就把张起灵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了,愉快的吃完早餐后,吴邪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正好播放一个男明星的专访。吴邪并不喜欢追星,但无意间看到这个歌星后,不知为什么有一种熟悉感。就一直关注他。
电视里的男明星艺名解语花,因为嗓音独特、唱歌好听而且人长得帅又有亲和力特别受欢迎,尤其受年轻女性的欢迎。
专访节目无非就是一问一答的模式,而吴邪看这么无聊的节目第一是想知道为什么一个男人会有一个这么女性化的艺名,有时候吴邪爱认死理,他想知道的事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哪怕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第二是为了那种熟悉感,那种熟悉感在看到他人时要比看到照片更强烈,这个专访说不定能帮到他。
“嗯……这个不方便说呢,”解语花竖起食指放在唇上,装作神秘的样子,语调轻快的说:“谁都有个小秘密不是?”
吴邪好想爆粗啊,他起了个早就为解决这个小小的心结,结果就给他看这?!好气啊!
+♥+:;;;:+♥+:;;;:+♥+:;;;:+♥+:;;;:+♥+:;;;:+♥+:;;;:+♥+:;;;:
解语花录制完节目回到后台,立马卸下了那副具有绅士范儿的温柔伪装,整个人倒在沙发上,闭上眼假寐。
一个人推门进来,看见他正在休息立马放轻步调打算退出去,却被解语花叫住:“什么事?”
那人听见后小心的推开门,站在门口恭敬的说:“爷,找到你要找的人了。”解语花点点头,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那人微微俯身,轻阖上门退了出去。
解语花闭着眼,嘴角上扬。
耗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有成果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