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羽七☆彡▽`)ノ

专攻小短文

过往不及回首殇

首发贴吧

第七章 世间已有解语花
大学生活的确很丰富,当然这是在不挂科的情况下。
现在的吴邪面临着一个生死大关——期末考试。这也是吴邪潇洒了很久后突然想起来的,此时距考试还有一个月。
距考试还有一个月,我需要多快的速度复习才能不挂科,在线等,急!
学习这种细心事急不得,于是我们的吴邪小同志在经历了一个晚上的抓狂挠墙的一系列行为后,认命的挑夜灯复习,泡图书馆看专业理论的知识,在最后一个月里玩命的复习,挂科还得补考,补考意味着他这个暑假都过不好了。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临近假期,吴邪遇到了一个他想不到的人
这个人的出现,彻底将吴邪拉入了那个黑暗的世界。
这天晚上,吴邪抱着厚厚的课本打着哈欠走出校门,将近11点,路上几乎没有车辆来往,路灯下只有吴邪一个人慢慢散步回家。吴邪的父母早逝,由他的二叔和三叔抚养长大,家境不好不坏,两个叔叔疼爱吴邪,不愿意唯一的侄子在外面受苦,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吴邪不用和别人挤,也乐得自在。
走过拐角,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窜入鼻中,吴邪皱着眉捂住鼻子,抬头望去,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什么都看不见。
吴邪感到疑惑,他记得这里有路灯的,怎么……再一抬头,借着旁边路灯的灯光一看,发现路灯的灯泡被人为的 击碎了。吴邪一路望过去,似乎没有一个灯泡幸存。
“恶作剧玩过了吧。”吴邪不满的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的照明程序,对着路一照,发现了不对。
地上流着暗红色的血,一个人靠在墙上,嘴角挂着嗜血的笑,他的眼瞳是金色的。
他看到吴邪,笑着对他说:“我等你,好久了。”
那个笑落在吴邪眼里,残忍的像刽子手里滴血的刀。
☆*☆*☆*☆*☆*☆*☆*☆*☆
张起灵慢慢收拾好桌上的杂物,然后锁好店门,转身去了制作间后门。后门推开,后面是他的居所。
开了灯躺在床上,张起灵却感到莫名的不安。最近所有电视报纸的头条都是在某条小路上发现无名的尸体,死状凄惨,自己管辖范围内出现这样的事,组织对自己非常不满,要求立刻解决。
而他的不安来源吴邪。
他今天早上提醒过他注意安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进去了。
张起灵静静地躺了会,最终还是起身出了门。
与此同时,这边的吴邪泼了命的逃跑,他身后是一只灰色皮毛的狼对他紧追不舍。吴邪就不开心了,最近他是招惹了哪路神仙了,怎么好事碰不上,坏事一件接一件啊!
我们做什么事都不能分心,如果你没有一心二用的本事,最好一心一意专注一件事,不然的话,你就会像吴邪这样,由于跑路不专心被自己绊倒。于是我们的吴邪小同志干脆趴在地上装死,听说熊不吃死了的动物,不知道狼是不是。
结果却令吴邪吐血——TMD这只狼一爪踩在他背上了!这明摆着不让他跑了!吴邪没办法,只好求饶:“我说这位大哥你就放过我吧,你看我上有老下有小的……”
结果那只狼不领情反而冲他呲牙,吴邪看看他那口锋利的牙,自动闭嘴。
艹,真憋屈!
吴邪想着打电话找张起灵,发现手机早就在逃跑的过程中丢了,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现在连这一丝希望都没了。吴邪慌了,难不成今天真的要死在这?
吴邪感到一阵巨大的疼痛,那只狼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锋利的牙陷在皮肉里,死疼死疼的, 伤口血流不止, 吴邪几近昏厥。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溺水般的感觉渐渐涌上来。眼前浮现出那片扶桑花海。
就在吴邪快深陷黑暗时,“砰”的一声巨响一下将他拽回现实,那只狼妖仰倒在他身后不远处,不知死活。
“不要紧吧?”附有磁性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一只修长的手伸到他面前,吴邪扶着那只手站起来,抬眼对上一双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恍若幽深的水潭,稍有不慎就会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吴邪认得这眼睛,这眼睛的主人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小姑娘,到仍旧不敢相信:“解语花?”
“对,是我。”解语花笑着点头,“看样子你是我的粉丝啊。” 看到吴邪仍旧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解语花拍拍他的头,一副哄小孩的样子:“乖,先看看你的伤。”
解语花看了看他的伤势,从腰包里掏出绷带和止血药小心的给他包扎好,笑眯眯的拍拍他:“好了,我送你回家吧,以后小心。还有我叫解雨臣。”
处于懵逼状态的吴邪懵逼的点点头。
解雨臣和吴邪消失在路的尽头,他们身后的某处暗处,张起灵慢慢走了出来,看着他们消失后,张起灵也消失在原地。
看样子是自己多心了。

第八章 狼王(1)
不明尸体出现的事件还在发生,张起灵和和黑瞎子忙了好几天,人快累趴下了,除了可以确定人是被撕咬脖颈动脉致死的,仍旧没有一点线索。人心惶惶再加上组织施加的压力,张起灵感觉就算有两个自己都不够用的。黑瞎子是第一个说不干了的。
“我说哑巴,咱们傻找了半天啥都没找到,还费神劳命的,干脆推给那帮人,让他们自己处理吧!”
张起灵皱眉,自己和瞎子解决这件事都费事,更别说移交给别人了,怕是不出一个星期又得给他送回来了。
“不用,自己查。”张起灵摇头,收起手里的资料,与其看这些还不如自己去动手来的更快。
说到线索,不知道吴邪愿不愿意说说那天的事,因为担心他会不会受到影响所以一直没去问事情的经过,如果问问说不定会有些头绪……
张起灵对着吧台上的座机犹豫许久,最终还是拿起电话按下一串号码。等了一会儿,电话那边终于传来吴邪迷糊的声音:“喂……早上好……”张起灵看看墙上的表,时针端正的指在10的位置。
这快中午了吧……
“吴邪。”
吴邪一听这声音立马清醒“是小哥啊,这大早上的有什么事吗?”
张起灵默默的又看了一眼表,10:05,要不要告诉他真实的时间?
“吴邪,来一下店里,我有事需要问你一下。”张起灵以大局为重,还是选择放弃告诉吴邪快要到中午的事实,年轻人有精力喜欢熬夜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半个小时后,吴邪出现在店里,栗色的头发微微凌乱,衣服上还有没抚平的褶皱,一看就知道是匆忙跑来的。张起灵到了杯牛奶递给吴邪,又转身拿一些甜点装盘里递给他。
“谢谢小哥。”吴邪看到食物就两眼放光,一阵狼吞虎咽,张起灵给自己到了杯水,慢慢喝起来。
在吴邪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张起灵向吴邪抛出了他要问的问题:“吴邪,你还记的你那晚遇袭的事么?”吴邪正往嘴里塞最后一口面包,听到这个问题就想到那天的事,条件反射的跳起来想跑,结果忘记嘴里的面包,一下噎住了,拼命地捶打胸口。张起灵及时的递过去牛奶,看着吴邪一口干掉了一整杯牛奶。
吴邪感觉就像从鬼门关饶了一圈一样,泪眼汪汪的看着张起灵:“小哥啊,能不能别在我吃东西时提这么惊悚的话题……”张起灵无奈的点头,看样子,目前唯一的线索又断了。
✿ฺ ♡ ✿ฺ ♡ ✿ฺ ♡ ✿ฺ ♡✿ฺ ♡✿ฺ ♡ ✿ฺ ♡ ✿ฺ ♡ ✿ฺ ♡
“黑夜降临,那是魔鬼的时间。”
纤长白嫩的手指托着一杯红酒,染成玫瑰红的指甲轻轻敲打诱人的红唇,大波浪的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黑色的瞳孔仿佛有着致命的魔力,魔鬼般的身材,不得不说,这个身穿黑色短裙的女人有着罂粟般致命的吸引力。
“王,我们的人又被那个解雨臣打死了,”一旁站立的调酒师一边熟练的调酒一边不满的说,“在这么下去他迟早会杀光我们的。”
女人毫不在意的笑笑,轻品着酒:“小九,这酒没调好啊。”
“老大我在说正事儿,你不要岔开话题!”
“小九,”女人放下酒杯,难得一副严肃的表情,“我们狼是嗜血嗜杀的动物,就算是死也必然要死在猎物前面,派出去的人死死在了猎物的前面只能说明他没用,没必要留着,我们狼族,不养废物。”
小九对上那双黑色的眼瞳,眼底的冷漠竟令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Σ(((つ•̀ω•́)つ窝来啦
第九章 狼王(2)
自从那次事后,吴邪再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了,这天,吴邪从张起灵的店里待到很晚,看到满月高悬才记起回家,泪眼汪汪的看着张起灵:“小哥,你送我回家好不?”
张起灵:“……”
这影响是不是太大了点?
————
小九整了整衣服袖口,微光打在他的手心,却被反射回去。
他的袖口藏着把锋利的匕首。
他今天的目标是杀掉解雨臣,这个人不知道杀了他们多少族人了。而老大为了那只九尾狐不在意死去多少族人。他也不在意,但是如果不给底下的人一个交代,怕是会引起众怒,这对老大很不利。
小九眯眯眼,看着酒店二十一楼的窗子,解雨臣就住在其中一间。小九简单的做了准备运动,借着出入酒店的人为屏障,快速的进入电梯。
此时的解雨臣刚刚洗完澡,正悠闲地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人,但桌子上放着两杯红酒。
解雨臣拿起一杯慢慢的品,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嘲笑的弧度。
狼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他早就知道一只不要命的小狼崽来了。
果然,几分钟后,他的房门被猛的撞开,黑发黑眼,解雨臣打量着他,玩味的说:“我见过你。你是小九。”
小九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一拳,那样一拳打到人身上至少打断一根肋骨,然而这样的招式在解雨臣眼里显得笨拙,解雨臣往旁边一侧身,轻松躲过了这一击。
“你不是我的对手”解雨臣轻轻晃着杯中的红酒,动作慵懒的像只猫。
小九冷冷一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
张起灵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小心翼翼的吴邪。对于吴邪拽着他的袖子还东张西望小心谨慎以防被偷袭的行为,张起灵表示,他觉得很多余。
吴邪:“你那么能打当然不怕啊!”
张起灵:ㄟ(▔ ,▔)ㄏ怪我咯
两个人到家时,看见吴邪家门口站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女人手里夹着根烟,冲着他们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嗨。”
吴邪刚想礼貌的回话,就见张起灵拎起对门家门口的扫帚,二话不说扔了过去。当时的吴邪是这个表情:(@[]@!!) 
握草小哥那是对门家大妈新买的!!!
那个女人不慌不忙的接住飞过来的扫帚,缓缓吐出一个烟圈,调笑到:“这位先生脾气可真不好。对女士要优雅哦~”
“前提是,”张起灵一脚踢过去,“你是个人。”

解雨臣这边,小九被揍的浑身是伤,明显不占优势。解雨臣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眼神和看一条狗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解雨臣拿过另一杯酒,不喝只是缓缓的晃动,透过酒杯欣赏小九满脸不甘的表情。
小九蹭掉嘴角的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调动身体最后的一点力气,挥手冲向解雨臣,解雨臣仍旧是微微侧身,本以为躲过了这简单的一击,眼角的余光却提醒他潜在在后面的危险——一把匕首从小九的袖口滑出,直直的刺向他的眼睛。
解雨臣一惊,直接趴倒在沙发上,险避开一劫,小九手腕一转,朝解雨臣的脖子刺去,解雨臣想要避开却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小九的手腕被人抓住,小九用力挣脱,无奈那人的手劲大,他连动一下都动不了。
“小朋友,刀很危险可别拿着到处乱跑哦~”
小九抬头去看,穿着黑色夹克衫戴着一副墨镜的男人霸道的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