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羽七(=^・^=)

专攻小短文

元素传说『19』


   *混乱的一天,混乱的一章啊……
   *文笔一直是个问题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两人之间等于零的距离,让叶修不可抑制的颤抖。 叶修略带不适的推开喻文州贴的极近的脸,有些不甘示弱的说:“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说着竖起右手食指,,蜻蜓点水般停在喻文州的双唇上。叶修的体温从温凉的指间上传递过来,这点温度对永远像处在寒冬中的喻文州来说,无异于黑暗中遇见光明般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放手。 某人有些吝啬的收回手,多一秒都不肯停留。 喻文州略带遗憾的收回心神,却不小心撞去叶修那双盛满了月光般温柔的,笑吟吟的眸子。
  见过叶修的人都说叶修的眼睛好看,像盛满了月光的湖,温柔和蔼;又像收了一小片星空在眼睛里,含着一丝狐狸样的狡黠,璀璨明亮且灵动。喻文州被这样一双眸子盯着,心跳不自觉便漏掉了一拍。
  偏偏眼睛的主人还不自知,调皮的眨眨眼:“文州盯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有东西,”喻文州垂下眼,轻描淡写的掩盖住眼底的微光,“少天说前辈的眼睛好看,我就认真的看了一下。”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没忍住噗的一声乐了出来:“这个少天,他还有这么矫情的一面?”喻文州点了点头,卖队友买的脸不红心不跳的,卖的格外顺手。
  “少天会哭的。”叶修冷漠的批评了一下喻队长卖队友的行为。眯眯眼,漫不经心的问:“那文州看了半天觉得漂亮吗?”
  喻文州还真就认真的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我认为少天没说错。”
  叶修……叶修没说话。
  他把自己用被子裹起来了。
  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怂成一团的叶某团子还偷悄悄的把他往床下挤。喻文州被挤的无奈的站起身,伸手拍打拍打那个软萌的团子,团子不甘示弱的反击了两下就不动了。喻文州找了个角度,然后停住不动。
  在被子里憋了半天的叶修实在憋不住了,一听外面没声音了,很是豪爽的一掀被子,结果就是,开心过头了失算跌入了一个敞开的怀抱里。
  ……孙贼,搁这等他呢?
  他不介意他的赏金再多加两倍,所以他能不能先干掉这个心脏?
  “主动”投怀送抱的叶修郁闷的想。

元素传说『18』


  
   *文笔一直是个问题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难得叶修有如此和善的一面,好在小小的叶子很给面子,先是亲昵的缠了缠叶修的手指。然后暴起啪的一声拍在叶修的脸上。叶修捂着拍红的半边脸质问着这个暴力的叶子:“你干什么?” 叶子转了个圈,显得很不安。干脆把自己糊在叶修眼睛上。叶修莫名其妙的挠了挠脸,这意思……是要他睡觉?还挺贴心啊……
 
  叶修拉起被子要躺下的时候,忽然间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向自己靠近。叶修皱了皱鼻子,今天自己这屋好像挺受欢迎的。 叶修干脆坐在床边,等着人自己推门进来。

  来客并没有让叶修久等,很快便推开门进来了,见叶修坐在床上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行啊文州,让少天来念叨我还不够,你还要来折腾我一下?”喻文州愣了愣,随即笑起来,温和的避开叶修调笑般的问题:“前辈还没有休息吗?”

  “你带着那么重的寒气来,我怎么睡?”

  “那还真是对不起前辈了。说起来,也多亏前辈帮忙我的情况才没有恶化。”喻文州轻轻关好门,径直坐到叶修旁边,叶修很自觉的往旁边坐了坐,嘴里应着不谢。
“你也挺不容易的。”

 
  初入军营的时候,喻文州就比其他同龄人耀眼,聪明的头脑,沉稳的性格及其强大的驭水能力都令人嫉妒不已,而初出茅庐的喻文州并不懂得与人相处要掩其锋芒。被人设计陷害,一夜之间体内的水元素突变成冰元素,差点
死掉。 也幸亏老前辈魏琛找来叶修,这才捡回条命。虽然驭水能力依旧强大,但因此落下体寒的毛病,一年四季保暖工作从未间断过。

  “那么文州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叶修懒懒的躺在床上,懒懒的问。 喻文州看着这人懒懒散散没骨头的样,不觉想起了那天叶修救他时的样子。 被魏琛大半夜的从被窝里掀起来,睡眼惺忪的跑到蓝雨的叶修,一见他痛苦不已的样子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立刻精神的跟只兔子一样,二话不说开始治疗。专注的样子深深吸引着他。

  或许那时候,名为喜欢的种子就在心里生根发芽了。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当初连精通治疗的方士谦前辈对我的病情都束手无策,前辈你确能治好呢?”

  温柔如水的眼神扫过去,敏锐的捕捉到叶修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在。喻文州眯起眼,慢慢贴近叶修的耳边温和的吐息,宛如爱人之间亲昵的呢喃。

  “为什么呢?前辈?”
   “告诉我吧?”
————

 

  

元素传说『17』


  
   *文笔一直是个问题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一章水水水……

  某棵树的树荫下,叶修抻了个懒腰,拿开放在脸上挡光的书。
  
  他在蓝雨待了两个月了,这段时间里,蓝雨上下全拿他当上等宾客对待,什么都是由专人负责的,可谓是逍遥到了极点。这日子过的太舒心了。

  哦,除了某只话唠时不时来烦他一下。

  不过,叶修还是察觉出不对来。

  从嘉世逃出来后,对叶修的通缉请求第一时间就被嘉世上报给了联盟,叶修不知道嘉世在申请书里是怎样说他的,但一定不会是好话。身为大陆的最强防线,联盟一定不允许他这样的“高危分子”满世界乱晃。而据沐橙的可靠消息,为了不惊扰到其他联盟军队保护区的民众正常的生活,他的通缉令只通过了特殊频道发往了各个军区。一旦抓到,格杀勿论。

   这些事,叶修不是不清楚。
 
  蓝雨没有执行命令,而是这样圈着他,对他一个俘虏不错,甚至可以说达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有些事,叶修也渐渐清楚了。

  可他宁愿自己不清楚,这样走的时候还可以心安理得。

  叶修烦闷的扔掉手里的书,翻个身闭上眼睛,一片黄色的树叶飘飘忽忽的落在他的手里,叶修笑了一下,轻轻握了握落在手里的树叶,烦闷一扫而光。

  沐橙到了,可以跑喽。

   明天蓝雨的核心要出去执行任务,因为熟悉叶修的套路,出发的前一晚,叶修的住所多派了人把守。 而蓝雨的队长更是残忍,叶修准备上床养足精力时派出了联盟里出了名能说的黄少天和他谈心。叶修拼命的拒绝,然而喻文州还是一脸温柔的残忍回绝。叶修面上呵呵潇洒一笑不在意,心里mmp刷屏。

  呵呵,这个心脏,就是成心给他添堵!

   此时黑着两个眼圈的叶修蔫了吧唧的坐在床头,困的脑袋瓜子一点一点的,显然已无力阻止垃圾话的袭击。 黄少天一个人坐在旁边兴奋的说了好半天,忽然发现刚开始还能回应两句的人没了声响,回头一看,叶修已经困成眯眯眼了,身子歪着,随时都有倒下去长睡不起的可能。 黄少天匆忙的站起身,将叶修放到床上摆好,轻轻盖好被子,并把灯关掉。

  屋里瞬间陷入了黑暗。  黄少天小心翼翼的蹲下,借着窗外的一缕微弱的月光,仔细看着熟睡中的人的容颜,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 尽管这个人的容颜已经深深的刻进了自己的心里,不管岁月怎样侵袭都不可能忘记。

  看多久都看不够吧。黄少天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月牙。 手指不安分的攀上叶修柔软的黑发,黑发软趴趴的贴着手指,像极了恋人间的温柔缱绻。

  “我知道你一定会走,但还是有那么一点奢望你留下来。”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真的真的。”

   之后的十几分钟里,黄少天很少再出声了,剑圣难得安静的时候,全献给了这个眉眼间带着温和笑意的人。 然后再怎么不舍,也逼迫自己转过身,不去打扰叶修的美梦。

   黄少天关上门的那一刻,叶修唰的睁开眼,眼神清明,没有半分睡意。 缓缓张开半握的左手,那块被黄少天拿走之后一直挂在剑柄上的石头叶子,像是受到召唤般,缓缓展现出生机勃勃的绿色。

  “好久不见,小家伙。”叶修揉揉小小的叶子,轻声打了个招呼。
 
 

 

 

 

 

 
 

元素传说『16』


  
   *文笔一直是个问题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上悄咪咪的更个新~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写了点啥……需要好好修理一下自己了(||๐_๐)

  苏沐橙在边悠哉悠哉看风景边慢吞吞赶往蓝雨的路上又收到了来自叶修的小纸条,不出所料所料的获得了叶修貌似报平安实则炫耀自己过的逍遥的信息。苏沐橙笑的迷起了眼睛,拉着一旁老老实实保养武器的邱非随意的选了一家落脚的旅馆。 邱非咳了一下,压低了嗓音问:“苏前辈,我们不着急去救前辈吗?”
 
   苏沐橙将手里的两把钥匙分了一把扔给他,温和一笑:“邱非,你喜欢叶修吗?”邱非的脸一下红成了熟透的苹果,扭扭捏捏了半天才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苏沐橙拍了拍他的头说道:“蓝雨的某两位,对叶修的感情和你是一样的。”
 
   “叶修不曾在意感情方面的事,所以他不曾察觉,但是我跟在他身边这么久,有些事他不知道,我却清楚了。

  “所以呀邱非,想要从蓝雨救叶修回来,很难呀!他们可舍不得呢~”
 
  邱非猛地抬起头,震惊的看着苏沐橙。 苏沐橙慢吞吞的扛起手炮走上楼,话语落在邱非的耳朵里,盘旋在他的脑内久久无法散去。
  
  从这等情敌手里抢人,确实很难。

 
    进了房间的苏沐橙迅速翻出纸笔,将自己这边的情况一一写下来,写完之后双手合十,默念一段咒语,那张小纸条自己折了几折,变成了一只蝴蝶从半开的窗户飞了出去。苏沐橙舒了口气,一头倒在柔软的床上很快就睡熟了。

   然而苏沐橙的小蝴蝶飞出去没多远就被人截了胡,可怜巴巴的扑棱了两下翅膀变成纸不动了。捉住它的人轻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拆开了纸条,结果却没有看到任何内容。

  “哦?下了禁制?”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些无奈,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甩掉了薄薄的纸张,看着那张纸重新变成蝴蝶获救般迅速逃离,嘴角挽起一个漂亮弧度:“真是谨慎啊。”

  “队长,要跟吗?”

  “用不着。”男人笑的信心十足,抱胸靠在有树荫遮挡墙边不紧不慢的说:“到时候直接去截人。” 

  “队长,我们……去哪截人?”旁边的小队员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且很有可能成真!

   “蓝雨,所以提前做好准备。”男人从肩头摸下一片翠绿的叶子来,心情愉悦的描绘着叶子上的纹路,眼中包含着午后暖阳般的不可思议的温柔:“好久不见了,叶修。 ”

   远在蓝雨享受特优待遇的叶修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喷嚏。

   叶修揉揉鼻子,看了看因为突如其来的喷嚏而掉地的还没点燃的烟。不满的嘟囔着:“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呢。”
  

元素传说『15』


  
   *文笔一直是个问题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等到苏沐橙和邱非千辛万苦的寻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不知所踪了。苏沐橙从废墟堆里挖出恢复成伞形态的千机伞,伞面上沾了些血。苏沐橙双手颤抖着撑开伞,一张字条落了下来,捡起来一看,一行写的歪歪斜斜的字钻入她的视线里:
  
   叶修:沐橙别担心,我去蓝雨坐坐。
   
  末尾还加了个丑了吧唧的小笑脸。
   
  苏沐橙被这一行字气乐了,唉声叹气着把不大的字条团吧团吧烧成了灰。 然后拍拍土站直了身子,对一旁不明情况满脸焦急的邱非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放心吧,叶修没事,说不定他还会很高兴。”
   邱非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跟着苏沐橙迈开腿朝着一个方向走。
  “嗯?沐橙姐,这不是去往蓝雨的方向吗?”
  “别废话,跟着走就对了。”
  “哦……”
 
  叶修端端正正的坐在桌旁,面前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隔着桌子坐他对面的,是蓝雨的正副队长,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这个场面很是……奇特…… 而且这间屋子没关门,路过的人现在全都扒在门框上看热闹。

  “我说两位,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你们已经盯着看我好久了。”叶修拿起桌上的杯子挡住两道直视过来的目光,然而连这个良心制作的杯子也挡不住几乎吃人的视线。 叶修撇了撇嘴角,杯子放到与嘴齐平,小小的抿了口热茶。
   不知道为什么心虚的厉害……
   “当然可以了前辈,不过我觉得前辈还是先认识下自己的错误比较好。”喻文州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然而叶修听着,却莫名有股寒意顺着脊骨噌噌往上爬。  于是捧着茶杯假装喝茶装傻。
 
“对呀对呀老叶,你还是说说自己的错误吧,不然我和对长会盯着你到明天早上!”黄少天和叶修认识的久了,又怎么会看不出叶修是在装傻,手一伸扒拉开叶修挡在脸前的茶杯。 叶修无奈的推开黄少天触到脸上的手,不满的嘟囔了两句:“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没干吧?我什么都没干认哪门子的错?”
   
   喻文州满脸笑容的将一份体检报告放到桌子上,开口说话时语气染上一层愠怒:“前辈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实在叫人生气啊。”

  叶修往后缩了缩,黄少天逮着空扑过去抱住几乎缩成团的叶修,一张嘴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苏沐橙听了想掐死他的话:“诶我说老叶你别装傻了如果不看你这体检报告我都不知道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你说你是多想不开都成这个鬼样子了还敢单挑人家十几个人?你说说你的身体还能撑多久?而且如果我们不摁着你做这个体检你是不是想永远瞒下去直到你死?!”

  叶修扯了扯嘴角,扭头避开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击时正对上喻文州看过来的眼神,那双无论何时都平静无波的眸子此刻染上了叶修不曾见过的愠怒和……一丝惊恐?  叶修慌忙的转过头,不去看他。
   因为在喻文州身上看到了不曾看到过的情感波动,有那么一瞬间,不管什么事都沉稳淡定的叶修,方寸大乱。

┈┈┈┈┈┈┈┈┈┈┈┈┈┈┈┈┈┈┈┈┈┈┈┈
终于考完试了。
终于可以稳定时间更文了。
呃……好像从来都没稳定过……
哎呀算了反正放假了可以不受打扰安心更文了( '▿ ' )

 

元素传说『14』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嘉世出乎意料的没有重病把守,只有两三个士兵懒懒散散的守着门,松懈的像是敞开了门欢迎叶修的大驾光临。 叶修咂咂嘴,眼尾挑起一抹笑:“呦,这是等着我呢?”随手拔了片叶子含在嘴里,吹出两三个不成调还刺耳的音符。 叶修嫌弃的扔掉那片可怜的叶子,两三下从树上跳了下来。
   “啧,沐橙那丫头,到底是怎么用树叶吹出来音的?”叶修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哨子含进嘴里,三长一短的吹了三声后,一只鸟得到信号一样慢慢悠悠的飞过来,叶修向这只鸟表达了一下不满,在遭到来自一只鸟的白眼后,叶修揪了一把它的羽毛,告诉它去给苏沐橙报信。
   在得到信号后,早就霸占制高点的苏沐橙架起枪,猛烈的活力瞬间席卷嘉世军部。 一阵狂轰滥炸后,嘉世连一块完整的砖都找不到了,然而连第三个人的头发丝都没见着。
  “叶修哥?”苏沐橙半是调笑半是疑惑的声音从通讯耳机的另一头传来。 叶修咳可两声,有点小尴尬的说:“这只是一点小意外。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是?肯定有诈!”
  苏沐橙:……我就不说穿你了。
“我去看看,沐橙等我信号!”叶修抛下这句话就关了通讯器,等苏沐橙反应过来,人已经跑的影都没了。 匆匆赶回来的邱非一脸懵逼的看着苏沐橙微笑着从耳朵上摘下通讯器狠狠的摔在地上。
  等等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姐姐那个通讯器很贵的我们没有多余的了!我们要爱护珍惜资源开源节流啊!!

   再说叶修摔了通讯器踏入了和废墟差不了多少的嘉世,千机伞收拢变换成矛甩在身后,一步一步警惕的向深处走。  叶修于嘉世来说,是不能使用就要毁掉的存在,而原因就是叶修的实力及至今只有叶修和嘉世高层知道的,关于叶修的秘密。
   但是现在,叶修直走了几十米,竟然没有碰到任何危险,叶修再怎么淡定现在也要吃惊了,这太不像嘉世对付他的风格了。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叶修停下脚步,挑了下眉头,矛尖凝出一团蓝光,毫不犹豫的就往地上捅。
  接着轰的一声巨响,一个攻击就从地下奔上来直冲着他就来了,大有不把他干掉决不罢休的架势。 叶修勾着惯常的笑,战矛一挥懒懒的说了句话,至于说了句什么,就没什么人在意了。
 

 
 

元素传说『13』


   
   *bug会有的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漆黑的禁闭室只得到一点灯光的眷顾,喻文州借着这一点灯光打量着黄少天脸上的表情,这种表情的出现,更多时候是在战场上,最强机会主义者在捕捉机会时。冷静,沉稳,以及绝对的自信。喻文州对这样的表情绝对不陌生,这是黄少天下定决心就一定要成功的前兆。
   “你的请求一定是不予通过的,给我一个肯定让你通过的理由。”喻文州抬了抬手,用水流聚起一把椅子斯斯文文的坐下,理了下衣服不紧不慢的说。 黄少天盘着腿坐在地上很认真的想,过了一会儿给了喻文州一个欠揍的回答:“呃……为了追媳妇算不……?”
   “……”难得的安静。
   “那我就更不能同意了。”喻文州笑容满面的拒绝了黄少天,站起身就要走。黄少天猛地扑过去抱住喻文州求道:“队长你不能这样!你都关了我好几天了就不能让我出去转转嘛?我保证绝对绝对不让队里面其他人知道,你就让我去吧队长!”
   “队里知不知道没关系,”喻文州依然笑容满面,“我只是以另一个身份小小的报复你一下而已。”
   这句话听的黄少天心惊,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带有讨好性质的笑容消失,看着喻文州带着笑意的眼睛那没对象,心照不宣的笑容慢慢浮现在脸上:“这样啊……看来在某个方面,我们确实是对手啊。那么队长,你应该不想他出事吧?”
   “的确。不过威胁长官,你就再好好在这反省反省吧。”喻文州慢吞吞的整理好帽子,起身关上门禁闭室的门时,淡定的对黄少天下了新的惩罚。
  
   黄少天在那扇沉重的门关上后,翻身躺倒在禁闭室里磕碜的小床上。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该哭。值得庆幸的是有自家队长出马救人和善后这些事完全不需要担心。不过……
队长隐藏的真深啊,居然到现在才察觉出来。黄少天抬起胳膊遮住双眼,队长是他已知的第三个情敌了,另外两个一个是叶修带出来的徒弟邱非,另一个则是来自时常有合作的轮回军部,拥有枪王之称的轮回新任队长,周泽楷。
  
   开始几次接触到这位轮回新队长时,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看他都不顺眼,后来明白了,是因为有一次叶修在场,而他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周泽楷看向叶修的眼神。像泛着涟漪的湖水一般温柔,也包含着轻易不得触碰的火热。
  
  这个眼神就让他明白了为什么周泽楷他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诶……叶修你这个家伙,怎么这么难追啊。”

  此时趴在嘉世军部外围的叶修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
   “嗬,谁说我呢?”叶修揉了揉鼻子,撑着伞蹲在树上不满的小声嘟囔了两句。

  
冬至快乐ヾ(●´∇`●)ノ

元素传说『12』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叶修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听邱非详细的说着现在的情况。邱非说完后就一直看着叶修,直到叶修滋溜完最后一根面条,筷子一放,叶修单手撑着头仔细想了想,说:“今天晚上我们先不跑路了,回嘉世总部。”
  
   “什么?”邱非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前辈,现在回去不等于送死吗?”
  
   叶修将窗帘掀开条缝,看着外面忽然戒严的街道。嘉世最近为了追杀他有多疯狂看这士兵集结迅速戒严的街道就知道,叶修放下窗帘回头对他笑了一下。
  
  “有人就是在逼我回去啊!不回去多不够意思你说是吧?”
  
  邱非回头去看苏沐橙,她并没有太多的疑惑,也没有提出反对。依然淡定的吃着她的零食。
  
   邱非有时候想,这个叶修最强力的助手,到底给了叶修多深的信任,才会不反对叶修提出的每一个危险的提议。

 
  “什么?叶修要回去嘉世?”黄少天一激动差点摔了价格昂贵的通讯器,拿头撞了撞墙稍微冷静点后,黄少天重新拿起通讯器继续和邱非通话:“这是生怕嘉世抓不住他把自己洗干净了亲自送上门?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
  
   “我不清楚前辈是怎么想的。我们现在正在赶往嘉世,黄少天前辈现在可以帮忙吗?”邱非头疼的问。黄少天看了看只有一张床的禁闭室,委屈巴巴的对邱非摇了摇头,他最宝贝的光剑都被自家队长没收了,门外头还安排了两个人看着他,唯一一扇窗户还小的要命。自家队长是铁了心不让他往外跑了。
  
   “我过不去了,你尽力配合他。相信他,他没你想的那么弱。”黄少天说要这句话就急匆匆关了通话,看样子是有什么人来了。邱非张了张嘴,重重地叹气,唯一的外援看来自身难保,还是自求多福吧。
  
   这边的黄少天迅速的藏好通讯器,眼睛一闭一脸认错的表情准备迎接即将进门检查的领导。 下一秒,喻文州披着大衣推门进来了,黄少天睁开一只眼偷瞄喻文州,结果被喻文州突然放大的脸吓了一跳:“队队队队长!”
  
   “少天,有好好面壁思过吗?”
   
   “当然当然,我有很乖的反思自己的过错,我不该擅离职守放下自己的职责跑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导致全队为了找我一个人忙了一天我……”
  
  “不打算说说找前辈干了些什么吗?”喻文州用一句话很好的扼制住了黄少天的演讲。 黄少天坐直了身子和喻文州对视,然后长叹一声,挠了挠头:“果然瞒不过你啊队长。”
  
   “说说吧,你现在想干什么?”喻文州挑了下嘴角,心情不错的问道。
 
  黄少天认真严肃的说:“叶修回嘉世了,队长,我请求支援叶修,就算他能力再强也没有那么多体力跟那么多人耗下去。而且……”
  
    而且,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撑不了多久。
 
   黄少天有点说不下去了。 只是一脸请求的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问:“以蓝雨的名义吗?”
  
   “不,我只请求我一个人去。”黄少天说。
  
   “我一个人,就够了。”
 

元素传说『11』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这次的见面最终是不欢而散。
   叶修回去后,不吃不喝的关了自己好几天,任由外面陈果拍门拍得震天响也不理。 等出来的时候,人都瘦了一圈。整个人与抱在怀里的擦的能当镜子使的千机伞完全成反比。
   “老板,我可能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陈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继续翻着手里的书。 叶修看着陈果心不在焉的动作,原本准备好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唐柔走过来,将叶修推出了门外:“还回来吗?”
   “不知道,可能吧。”叶修换了个站姿,给了一个不确定的回答。唐柔一副早就料到了的表情,波澜不惊的将一个袋子扔给他:“你才是真的注意安全。” 叶修接住后别在自己腰间,道了声谢,转身撑起伞,消失在朦胧细雨中。
   “要追吗?队长。”不远处转角的巷子里,几个人从墙后探出半个身子,盯着叶修慢慢消失的身影,小心的问着身后靠墙站着的现嘉世队长孙翔。 孙翔拉低了帽檐,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房顶。
   “今天算了。”孙翔有些闷闷不乐的挥了挥手,一个转身消失在原地。

   “你们这个样子,我们想不被发现都难啊。”苏沐橙收起架好的枪,慢慢的从湿滑的房顶爬起来,看着站的跟根棍一样直的黄少天和邱非两人。
   “喂苏妹子,保护老叶离开这种事你叫我来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叫上这个小鬼?是不是不相信我?是不是是不是?”黄少天很不满非常不满的嚷嚷道,原本指着孙翔的剑转个方向就指向了邱非的眼睛。 邱非冷哼了一声,跳开一步同样不甘示弱的举起战矛对着黄少天:“当然不可能相信你,再怎么说你也是蓝雨的。谁知道你会不会把前辈的消息透露给蓝雨军部。”
   “你说什么?!”黄少天气的直蹦,如果不是苏沐橙拦的及时估计邱非的眼睛就不保了。苏沐橙一人一个手刀给了两个人重赏,长叹一声拎着两个人语重心长的说:“两位,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叶修昨天给我传消息,他的第一站就是距离世界树最近的微草总部。但现在能不能出了嘉世的范围都是一个问题。你们如果再闹,就休想从我这知道关于叶修的任何事!”
 
  “对不起,都听你的。”立马变乖。
   苏沐橙:“……”

两天后,嘉世边境某家旅店——

  叶修裹着被子喝着热茶,欣赏着报纸上长期置顶的自己的通缉令,这回旁边多了苏沐橙和邱非。
  “啧啧啧,你们还真是惹事小能手啊。”叶修将报纸扔到一旁,无奈的看着面前在自己房间里吃吃喝喝的苏沐橙。苏沐橙翻了个白眼:“如果当时他们俩个不闹腾的话,我说不定还在嘉世继续祸害呢~”
  “当时怎么想的要把烦烦叫来?那不找虐吗?”
   “因为云秀在忙。”苏沐橙回想起来那恐怖的一天,浑身一哆嗦,顿时吃不下去了。
    “哈哈哈,不过这段时间应该可以消停了,我听说烦烦因为擅自离开被关禁闭室面壁思过去了。”
   “哈哈哈报应啊!”
   叶修和苏沐橙很不地道的一起幸灾乐祸。这时邱非忽然推门进来,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不明所以的问出声:“前辈你们……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有什么事吗邱非?”两个幸灾乐祸的人赶紧收起笑,为了掩饰尴尬而一本正经的问道。
  “哦,前辈,最近这一带巡逻的人增多了,看样子嘉世知道我们就在这里了,以防万一我们今晚就动身吧?”

元素传说『10』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嘉世这么危险的状况你也敢回来啊?”叶修赶紧拉开椅子坐下,声音压低了训斥坐在对面的人。这人赶紧拆了自己的伪装,露出一张憋的通红的脸。

  “没事的前辈,苏前辈帮我的。前辈更应该担心自己吧?”这人摆摆手,表示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反而一脸担忧的关心起叶修来了。 叶修无奈的骂两人胡闹。

  “多大人了你们,把你送出去我可是废了很大劲的。”叶修伸出手,使劲戳了戳某个大龄儿童的脑门。

  叶修出事之前,想尽了一切办法把训练营里自己最看重的青年邱非送了出去,当时想着这孩子有天分,决不能给耽误了。 谁能想到这熊孩子不顾危险自己又跑回来了! 现在叶修可是通缉犯的身份,以往嘉世里和自己关系不错的现在都被监视起来了。邱非以前受过自己那么多的关注,势单力薄的很难不被嘉世暗地里控制起来。 如果真出了事,叶修很可能什么忙都帮不上。

  “邱非……趁现在还没人知道你回来,赶紧走。”叶修低声要求道。 邱非愣了一下,摇头坚定的说:“我不走,我能帮得上你。”

  “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我没有胡闹!”

  邱非这一声怒吼吓住了叶修,店里不多的客人也被这一声吓得赶紧结了账走人。生怕惹上麻烦。
 
  叶修看着对面的青年人紧握的手青筋暴起,知道大概是真的生气了。 便什么话也不说,看着窗外默默的等他冷静下来。

  邱非看着窗户上两个人的倒影,逐渐冷静下来。叶修沉默的样子映在他的眼里。邱非愧疚的想道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这个样子,就算说了对不起,也无法挽回那片苦心吧……